肖博文

即使双眼模糊了光影
平凡的珍贵 唤起不凡的人生
吐息间,时光中
凝结片刻成为永恒

旅行摄影师,环球旅行者
攀岩攀冰阿式登山爱好者
非营利组织管理硕士
Artifesto艺术画廊合作摄影师
《旅行摄影》杂志约稿摄影师
stevehsiao.pixu.com
stevehsiao.tuchong.com
人人:肖博文
新浪微博:肖博文一点也不好玩
所在地:美国,亚特兰大

© 肖博文 | Powered by LOFTER

被冻了一夜,早起背着滑雪板爬到Laguna de Los Tres,阳光突然洒在Fitz Roy的山尖上,巴塔哥尼亚Fitz Roy天际线在阳光的照耀下一览无余。One of the best moments in life.

@Fitz Roy Massif, El Chalten, 阿根廷。

Loma de Diablo,Argentina. 第一次在阿根廷滑雪登山,9月的阿根廷已经进入初春,但是山上的雪还是很干很粉。11个半小时Car to Car,2018-2019雪季首滑,今年开板可是真早呀!

阿尔卑斯山脉北面Pointe Percee峰东北山脊Arete du Doigt线路,Car-to-Car 11.5个小时,最难有一段5.10,中间一段刀锋般的山脊两边都直接下去一千多米看着也是腿软。

Aiguille du Midi via Cosmiques Ridge, Chamonix, France. 

南针峰经典路线Cosmiques Ridge,后面右上角就是勃朗峰啦。

Aiguille du Midi via Cosmiques Ridge, French Alps, Chamonix, France.三个半小时搞定法国夏慕尼南针峰经典路线Cosmiques Ridge。在法国的第一攀!

In Kyoto⛩️🇯🇵

Best friend getting married, best man being the recorder. Shining happy people holding, shining happy people holding hands.

#merrychristmas #shigakogen #nagano #japan #trees 在志賀高原滑雪场祝聖誕快樂

高山向导Brent Peters在Eisenhower Tower上的攀爬第三个绳距。Castle Mountain, 班夫国家公园,加拿大。Brent Peters是Bow Valley中著名的高山向导之一,他同时也是在班夫-贾斯伯国家公园地区使用最广的攀冰路书《Ice Lines》的作者。

You see the color, you see the wave. You feel the breeze, you feel the peace. Moraine Lake, Banff National Park, Alberta, Canada. #travelalberta #banffnationalpark

Rooftop portait at dusk

Night Climb at Ouray Ice Park, Jan, 2016

Photo Credit to Botao Amber Hu

Climber: Bowen Xiao, Weiyi Zheng

Coyote Culch, Grand Staircase-Escalante National Monument, Utah

Thunderstorm over the Tetons

每次开车出Jackson经过大提顿国家公园,都能看到Grand Teton那高耸的鱼鳍状山峰。之前两次攀登Teewinot都能看到Grand Teton就在眼前。每次看到Grand Teton心里都想着什么时候能站在顶峰。8月28日终于完成了这个心愿站在了4197m的山顶。大部分人分两天的攀登,我们一天内Car-to-car沿Owen Spalding线17个小时完成。接近路线单程7Miles,技术路线5.4-5.6攀岩部分5个绳距完成,elevation gain 7038ft. 攀登路线是从西面沿西北向上,下降路线则是直接两段100英尺的绳降。早上4:30从Lupine Meadows...

Milkyway & Barn

Mormon Row Barn, Antelope Flats Road, Jackson, WY

Branch in the water. @Yellowstone National Park.

Teton漂亮的日落必定会吸引大量严肃的风光狗。

马鹿(Elk)是北美洲体型仅次于驼鹿(Moose)的鹿科物种。Elk在加拿大和美国西北部最常见,黄石国家公园也是他们的天堂。

Reflections of Jenny Lake. 詹尼湖就在提顿山脉的脚下,日落后游人散去,水面也没有了来回摆渡船的踪迹。

Mormon Row Ranch near Grand Teton National Park.

从通往大提顿国家公园89号公路拐下通向Mormon Row农场的路旁是一片黄色。太阳已经降到爱达荷州的一侧,把整个提顿山脉的轮廓照得分明。

The Grand Prismatic Spring in Yellowstone National Park. 大棱镜温泉也是黄石公园里最有名的间歇泉之一。大棱镜温泉的美在于湖面的颜色随季节而改变,春季,湖面从绿色变为灿烂的橙红色,这是由于富含矿物质的水体中生活着的藻类和含色素的细菌等微生物,它们体内叶绿素和类胡萝卜素的比例会随季节变换而改变,于是水体也就呈现出不同的色彩。

夜访萤火虫 @Great Smoky National Park, TN

在Athens,Georgia快一年,也没有好好来拍一下这个文化多元,充满生气的College Town, 还有满街漂亮的美国南方白人妹子。虽然不住吐这个大乡下,开出去没多远就是农场,没有一家能吃的中餐馆,但是在这里的时间学到了很多,感受了很多,懂得了很多。这个小镇,这所大学让我真的感觉到了归属管。很庆幸当时阴差阳错地来到这里,我觉得这是上天冥冥的安排。

摄于University of Georgia. 

越野开进Cathedal Valley, 太阳神庙(Temple of the Sun) 的日落没拍着,不开心,下车撒泡尿。

"Non-traditional" cowboy, Capitol Reef National Park.

梵高笔下那一抹浓烈的色彩来自于南法普罗旺斯吕贝隆山区这一片浪漫的红土地。红土城Roussillon鲁西隆有着奇特的地貌,这里也是曾经红极一时的赭石产地。这里的建筑都是就地取材,小镇从外面看上去虽然都是赭石色,但是里面却是色彩斑斓。这于普通南法的以黄色为基调的其他小镇比起来更加明艳。

Mt Jafferson Summit! 8:05从营地出发,经过漫长的陡雪坡和最后一段的攀冰,13:45登顶。其实距离实际上的最高峰还有大概五米。我们左右找最后上去这几米的路线,因为上面是一大坨冰晶一碰就碎,完全承受不住一个人的重量。最后我们在能踩稳的最高点宣布登顶。

3.11-13, 2015 和高山向导Jeff Lodge走西脊路线登顶俄勒冈第二高峰,海拔3199米的杰佛逊山。因为其陡峭的顶峰在冬季需要两个绳距的攀冰和极长距离的徒步接近路线,这座山也被认为是喀斯喀特山脉中最难的山峰之一。登顶前的一个绳距,Jeff先锋攀登。

First Pitch at South Six-Shooter, Indian Creek, Utah

印第安溪,犹他

拍摄:胡博涛

后期:肖博文

攀岩者:肖博文